從黨史中看新聞的價值
——
今日頭條
  • 掃一掃分享:

  在一個新聞人的眼中,到處可以看到黨史與紅色新聞史的有機聯接,可以說百年來每一個時期,都有著新聞事業對黨的建設和中國革命獨特的貢獻。

  來到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可以看到紙張已發黃變脆的油印《紅星報》,這份最早的軍報主編是鄧小平,它欄目豐富,不僅有新聞,還有多個副刊,如,《法廳》副刊是宣傳革命的法律知識,報道受軍法處罰的案件,這是我黨我軍最早的法制宣傳。文藝副刊還有《山歌》《紅軍歌曲》等?!都t星報》在鄧小平同志的努力下,辦得生動活潑,有力推動了蘇區的輿論建設。

  走進武漢大陸里4號的《新華日報》報館舊址,我們能看到當年創辦于此的黨報條件艱苦,但報館的人們在狹小的空間里釋放出的新聞能量,為全民族抗戰發出了強音。令人十分悲痛的是,在報社人員乘船向四川轉移時遭遇日機轟炸,20多人遇難,成為中國新聞史上一次犧牲人數最多的事件。

  來到延安,這里的紅色新聞事業的遺跡就更多了,廣播電臺、通訊社、報社,可以說軍事斗爭與新聞宣傳的兩手,體現著黨的自覺,也順應了形勢的需要。在這里,老一輩革命家放開視野向世界,主動通過史沫特萊、斯諾等一批西方媒體人士,把中國的正義聲音傳遍全球,把法西斯比作“紙老虎”這樣形象的說法,成為當時世界各國人士爭相引用的新詞,解決了由于封鎖造成的信息不對稱的問題,為我方贏得了主動。

  至于在解放戰爭中,毛澤東親自為新華社寫新聞稿,更是把戰爭與新聞兩個不同領域的藝術,發揮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毛澤東親自寫的《我軍占領南陽》《我三十萬大軍勝利南渡長江》,一時傳誦四方:“長江風平浪靜,我軍萬船齊發,直取對岸,不到二十四小時,三十萬人民解放軍即已突破敵陣,占領南岸廣大地區”,這樣平實而又激動人心的新聞句子,已成為新聞教科書上的經典。

  可以說,新聞界人士學習黨史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一個個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史料和遺址遺物,把一些當代青年不太容易理解的“初心”二字,凝態地呈現在人們面前。100年來,物質條件發生了巨大改變,鋼板蠟紙變成了鍵盤鼠標,油印滾筒變成了網絡大屏,但是新聞人還是做著自己本來的事情,那就是為了人民利益而報道事實、傳播主張。這個看似簡單的初心初事,做起來不僅需要智慧和技術,更需要勇氣與堅韌,黨史上那些紅色新聞人做出的樣子,就是最好的詮釋。

  客觀地說,不是只有中國人和共產黨人重視新聞的戰斗性,其實西方人同樣重視。舉一個例子:華盛頓是寸土寸金的地方,可是他們就是在華盛頓市最核心的地段建立了國家新聞博物館,雖然不久前這個博物館因疫情造成的財務困難而關張,但它仍在線上發揮影響。

  “忘記歷史就意味著背叛”,習近平總書記在多個場合引用列寧的這段名言。好在紅色新聞歷史實物豐富,紅色新聞人的豐碩業績可觸可感,這使得人有著鏡鑒在側,催人自省的動力,時時警之。(作者:江作蘇)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