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體時代的副刊
——
今日頭條
  • 掃一掃分享:

  黨報專副刊對新聞熱點的介入和作為

  □沈軼倫

  碎片化閱讀的時代,讀者習慣了快讀瀏覽信息,專副刊版面上動輒五六千字體量的文章到了網上,與偏愛“短頻快”的新媒體的對接,不可謂不難。

  如何把握報道內容的急與緩?專副刊編輯記者如何定位采訪對象應身處中心還是邊緣?如何處理寫作時理智與情感的尺度?這些問題考驗新時代專副刊編輯記者的綜合能力。

  作為上海市委機關報,在全國黨報中,《解放日報》率先探索“深度融合、整體轉型”,同時著力將《解放日報》辦成精品黨報,近兩年來成為媒體改革的典型代表之一。面對新媒體環境,解放日報·上觀新聞拓展專副刊內容,亦是題中應有之義。在此次抗疫報道中,周刊《解放周末》的《獨家專訪》欄目具有深度厚度、史料積淀和人文底蘊,凸顯黨報的辨識度。其表現的作為,就是對這種探索的一次檢驗。

  抗疫集結號吹響后,我們做了以下這些探索:

  第一時間出擊,緊貼“時”與“事”。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第一時間推出《獨家專訪聞玉梅院士:拐點的到來要靠每個人的努力》,在上觀APP上線并得到推送,閱讀量突破13萬。這意味著專副刊編輯部的記者和編輯完全打破原有節奏較為舒緩的約稿、組稿、等稿節奏的生產周期,且不滿足于緊抓第二落點,而是主動出擊,制造第一熱點,并且第一時間利用更多平臺,顯示出專副刊的傳播效應。

  在抗疫前線曙光初露的時刻,《獨家專訪》又爭取到采訪張文宏教授的老師、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終身教授翁心華的機會,并推出近6400字的重頭訪談《挑得起擔子、耐得住寂寞》,讓平時少為人知的感染科走入了大眾的視野。從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到4月底,僅《解放日報》上涉及華山醫院張文宏教授的報道就多達90余篇,關于他的報道已經長篇累牘,但將張文宏置于其師門的背景中,書寫上海醫護人員代代相傳的精神,從細枝末節還原本來不為普通人所知的感染科的專家生活,無疑在緊貼燃點的同時,開拓一個“冰點”,這種令人耳目一新的采訪切入點,深刻反映社會和時代的變遷中職業精神的可貴。此刻,用戶對閱讀的互動,已經超越了滿足于“抗疫科普”,而是反射到他們自身,形成了身份認同。

  提升內涵:引導讀者需求,而非滿足讀者需求。在新聞事件發生時,選擇身處新聞中心外的“邊緣人物”,亦是一種創新思路。

  3月,《獨家專訪》推出對北京大學博雅講席教授陳平原的專訪《文學的療救功能,究竟體現在哪》、對復旦大學教授駱玉明的專訪《我們仍對生命表達歡欣》、對京城藏書家韋力的專訪《因為我在書中獲得了慰藉》,他們非抗疫專家,但在整個訪談中,可以感受到他們對疫情的關注。這份關切不僅指向當下,也關乎對民族文化的深層思考,更關注著普通人受到的精神沖擊和信心重建。

  深化價值:表達的變量和價值的增量?!督夥湃請蟆纷鳛辄h報,核心競爭力始終是權威、快捷和深度。作為專副刊編輯部的編輯記者,“深度”是最需要守護的價值。即便一些自媒體誤認為“追求傳播迅速”與“內容簡短和輕浮”之間可以畫等號時,黨報依舊需要堅守深度和價值。

  4月10日,《獨家專訪》推出對北京大學兒童青少年衛生研究所所長馬軍的訪談《在危機中,尋找成長的力量》,分享了“最好的教育往往來自現實生活的經歷和體驗,危機同時也是一個教育契機”“生命教育不僅要讓學生學會生存,更要引導學生理解生活、思考生命的意義,去追求幸福生活,成為幸福生活的締造者。它是一切教育的前提,也是教育的最高追求”。這些話語,既針對當下疫情帶來的困境,也對疫情后的教育領域有著穿越時空的指導價值。

  在疫情這樣的重大公共事件前,讀者不僅需要海量信息,更希望了解信息彼此之間的邏輯,不僅需要有值得信賴的公眾人物,更希望通過公眾人物了解新聞事件背后蘊藏的帶有規律性和普遍性的內涵。這份潛在心理,正是黨報專副刊大有可為的空間。

  “短頻快”時代,《獨家專訪》的超長篇幅和平緩的標題,似乎都沒有任何新意,但對于新聞事件及新聞人物的背景和內在關系、新聞的深層意義等信息進行深挖,從而獲得傳播價值和流量的雙贏,這無疑為專副刊采訪寫作提供了一展身手的廣闊空間。在此意義上,做好新聞的延伸、提升和深化,是專副刊可以進一步開拓的領域。

  (作者單位:解放日報社)

  黨報副刊當前的困境及發展對策

  □陳俊珺

  《解放日報》是上海市委機關報,擁有全國知名的文藝副刊《朝花》、周末刊《解放周末》,以及一批以《解放周一》為代表的新副刊。它們分別誕生于《解放日報》三個不同的時期,恰是黨報副刊在不同歷史時期為了適應讀者需要與時代需要進行變革的產物。近年來,《解放日報》副刊又進行了一系列轉型實踐,在全國黨報副刊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黨報副刊目前的困境可分為三個維度:一是受眾維度,受眾的閱讀方式和在信息傳播中的角色明顯轉變,黨報副刊缺乏與受眾之間的良性互動以及對受眾的精準定位;二是內容維度,黨報副刊的傳統內容生產優勢正在消解,名家資源逐漸流失;三是傳播渠道維度,黨報副刊在媒介融合的進程中出現了被邊緣化和界限模糊的現象。

  通過對《解放日報》副刊改革實踐的研究,筆者認為黨報副刊在新媒體時代的發展策略有以下三條:

  第一,增強智庫屬性。新媒體時代黨報副刊應該增強智庫屬性。智庫包括兩層含義:一是成為讀者的“知識庫”,副刊涉及的知識范圍可以很廣泛,可配合新聞熱點介紹各類知識、抓住讀者普遍關心的問題,增強閱讀體驗中的獲得感。二是成為讀者的“智囊”,以獨家視角為讀者梳理、解讀與國家政策、社會熱點相關的信息,提供思考、啟迪智慧。

  第二,堅守文學屬性。新媒體時代,黨報副刊堅守文學性要避免給人陳舊感。堅守文學性并不意味著關起門來不問世事。為讀者打造心靈的園地更需要接地氣,否則就會流于“心靈雞湯”或“閑言碎語”。只有把握社會脈動、及時捕捉讀者的需求,才能生產出真正打動人心、耐人尋味的文學作品。

  第三,激活精準傳播渠道。新聞客戶端是近年來黨報在媒體融合的進程中重點打造的大眾傳播渠道。以《解放日報》為代表的黨報盡管將副刊與上觀新聞進行了深度融合,但副刊文章在新媒體平臺中的傳播效果并不理想。筆者認為,黨報副刊在新媒體時代既需要依托大眾傳播渠道,也應重視小眾化、個性化的分眾化傳播。

  正在進行中的媒體融合大潮“逼迫”著傳統媒體不斷適應新環境,而中國副刊百余年的歷史是緊跟時代、不斷進化的歷史。黨報副刊作為副刊中的中流砥柱,不僅不會消亡,而且完全可以在新媒體時代彰顯其新的價值。

  (作者單位:解放日報社)

  如何讓副刊在轉型中更有生命力

  □楊文靜

  新媒體時代,在轉型過程中如何才能保持副刊的生命力?

  《洛陽晚報》副刊實踐探索是這樣的。

  與新聞聯手,講實效性?!堵尻柾韴蟆犯笨棵恐?5個版,涉及文史、閱讀、文化等內容。其主打欄目《經典洛陽》《娜說河洛》,立足本地,與新聞并肩作戰,一旦有關于洛陽歷史、考古類的新聞出現,記者就從幕后入手,做深度報道,讓讀者看到更多元、更有故事性、更具文化品位的內容。

  這兩年,洛陽市建設日新月異,修了許多新路,有不少路換了新名字,于是《娜說河洛》開設“新地名 老故事”專題,挖掘路名背后的歷史,兼具故事性、知識性、趣味性,帶讀者認識新路名。

  洛陽都市圈建設全面提速,《經典洛陽》就開設“行走洛陽都市圈”專題,采用大量航拍、全景照片,帶讀者認識洛陽都市圈的歷史遺存和人文底蘊。

  與知識搭配,講實用性。如今,動動手機就能獲取各種信息,所以報紙更要講實用性。

  碧血丹心、程門立雪、七步成詩、相煎何急、老驥伏櫪、投筆從戎、青眼相看、韓壽偷香、翩若驚鴻……這些成語出處都在洛陽,《洛陽晚報》副刊記者當了“探路者”,身臨其境講述歷史故事,深入淺出做好歷史文章。

  2020年春天疫情肆虐,《書香·靜靜讀書》推出科普專題,帶大家讀《病毒星球》等科普書籍,建立對病毒、感冒等科學的認識,穩定讀者情緒、助力科學防疫。

  欄目還圍繞兒童性教育、睡眠科學、健康飲食、情緒自控力、人際溝通等進行主題閱讀,將“書香中國”“書香洛陽”理念落到實處,即讀書可消遣,能明智。

  與新媒體結合,講傳播力。把優質內容從傳統媒體搬到新媒體。2020年春天,特殊時期,洛陽晚報官微每天推送“晚報夜讀”3次。3月7日,洛陽晚報官微首推文學作品——【夜讀】1981年的洛陽老城,閱讀量1.9萬,精選評論96條。3月8日,官微推送【夜讀】西苑路,并配有音頻,閱讀量2.5萬,精選評論迅速滿百。大家常刷微信都知道,一篇文章點擊量10萬+,跟評寥寥無幾也正常,只有在引起強烈情緒時,網友才會跟評,證明我們的內容打動了讀者的心。

  好標題為副刊的生命力加分。對新媒體受眾來說,標題吸引力最大。見報副刊文章標題為《非洲樹蛇》,微信改為《非洲樹蛇——非洲十大致命毒蛇之一》,小號點擊量超4700,是平時的近10倍。見報副刊文章標題為《一碗涼粉湯》,微信改為《不想讓母親看見我頭上的白發》,小號二條點擊量超3000,網友熱烈跟評、轉發。

  (作者單位:洛陽晚報社)

  讓文化服務當下

  □謝夢

  目前,策劃+IP+活動已成為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文化傳播的三駕馬車。

  尋找高地優勢,讓傳統融入當下。文化報道需要與時俱進,讓傳統融入當下。川渝兩地約定,“以城市歷史文化、巴蜀文化、革命文化等為重點,創新打造一批巴蜀文化旅游走廊精品線路”,于是“尋找成渝文旅新地標”大型采訪報道活動應運而生。

  文旅融合需要戰略級的定位,形成高地優勢。該大型采訪報道于2020年7月20日啟動,推出的微博話題#成渝文旅新地標#閱讀量548.9萬,抖音、快手等全網點擊量近680萬。推出的《“我都是吆不到臺”最適合說唱的川渝音樂布局出圈》《為了600歲的故宮成渝80多年前合伙干了件大事!》等深度稿件,也深受讀者青睞。此外,“互動|尋找成渝之間隱秘的角落”“成渝百景,送新地標C位出道”等活動吸引年輕受眾。研發獨具巴蜀地方特色的文化創意產品,塑造巴蜀文化品牌。

  打造文化IP,求變與堅守都要有。在文化IP方面,傳媒也應有所作為。下面以“名人大講堂”“封面開講了”這兩個普及性大眾論壇的IP為例來分析。

  擴大外延,觀眾不降反升。文化活動的重點和難點都在于傳播。2020年“名人大講堂”擴大外延,擴大到古蜀文明以及中醫藥學領域。因防疫要求,講堂將現場觀眾人數從200人降至80人,但是線上觀眾人數卻直線上升,開拓新的發布渠道,鳳凰、新浪、快手、抖音等對每期講座進行了點播,講座的精剪視頻登上了“學習強國”學習平臺。

  盡管籌備經費收縮,但名師路線不能變,而且要進一步加強。2020年5月18日,《百家講壇》主講人、廈門大學教授傅小凡直播,全網觀看量共計139.4萬。7月13日,成都中醫藥大學中國出土醫學文獻與文物研究院院長柳長華直播,全網共計132萬人觀看。國內文化名家學者組團出擊,傳承傳播優秀傳統文化。

  有互動才是融合。受疫情影響,現場聽眾減少,“云講座”從社群營銷入手,通過封面新聞APP的青蕉社區,組織觀影團、觀劇團、賞樂團等福利群,發布福利上百場,通過共同的興趣,讓福利群成為“封面開講了”的主力互動對象。2020年首期“封面開講了|《哪吒》配音導演陳浩”直播,閱讀量超過120萬,同步在抖音推廣營銷。

  做強聯名款。與業界融合,聯名款成為突破的關鍵點。封面新聞與四川省全民閱讀指導委員會辦公室、新華文軒聯合舉辦的“愛讀I DO周末閱讀分享會”,線上線下同步舉行了16場,包括“女作家根據真實扶貧經歷創作小說關注殘障少年群體”“《中國詩詞大會》擂主夏昆空中授課”“別喪了!‘有話好好說’才更牛”等。聯名款不僅拓寬了思路,也通過多平臺互動,讓品牌價值最大化延伸。封面新聞還與阿里“經典誦讀”合作,互動送書券,讓讀者更活躍。

  讓文化服務當下,讓傳統文化“聚”起來、“活”起來、“亮”起來,辦好自主平臺、用好商業平臺,多層次傳播手段并用,從而體現出文化報道的“科技+傳媒”優勢和特色。

  (作者單位:華西都市報社)

  副刊公眾號的語言之變

  □王敏悅

  2019年7月12日,張家港市融媒體中心(傳媒集團)正式掛牌成立。從這一天開始,張家港的新聞傳媒事業邁入了一個融合傳播發展的新階段。

  在近兩年時間里,我們盡己所能,做了一些粗淺的嘗試,有些是“試錯”,有些算是摸對了方向,而我們副刊轉型的一個突破口是去運營一個叫“遇見張家港”的生活服務類微信公眾號,把我們的“主陣地”逐步轉移到微信公眾平臺。

  這個嘗試其實也走了不少彎路,其中的一個難點是副刊人原本的那套語言表達體系和微信受眾喜歡的語言形態不兼容。新的平臺需要新的語言表達風格,在融媒體的語境下,我們該怎么去轉變語言表達風格呢?

  首先是傳統新聞語言所面臨的困境。我們的《張家港日報》周末刊創設于1995年年底,始終堅持嚴謹、溫情、文藝、清新的語言表達風格,致力于用一份文藝副刊,去發現一座城市的溫度與厚度,但從2019年開始,我們的版面一直在縮減,從原有的7個版縮減到了現在的2個版。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把“陣地”從紙媒端逐漸轉移到了新媒體端,嘗試做生活服務類公眾號“遇見張家港”。但做了一段時間,我們發現,舊的語言體系沒辦法和新平臺兼容。具體體現在,我們去寫公眾號推文的時候,用的還是寫報紙的那套語言思路,用時髦的話來說,就是“拉不下臉,太端著了”,結果閱讀量給了我們沉重一擊,相當慘淡。

  還有一個問題是,單單靠文字這種單一的語言表達形式,也沒辦法滿足新的閱讀需求。廣義的語言,除文字之外,還有視覺、聲音、觸覺等多種傳遞方式。而新媒體時代,我們要做好一篇公眾號推文,也許正是需要將語言廣義化,將圖片、短視頻等加入其中。

  找到了問題所在,我們就開始嘗試改進,總結起來大概有三點:一是在我們副刊人擅長的“文藝范兒”里面,加上一些“草根”的元素,讓推文整體的語言表達更詼諧、更輕松、更接地氣;二是在文章中合理地運用一些網絡流行詞,網絡語言先天具備流行、有趣、吸睛等特質,可以改善紙媒副刊語言過于陽春白雪的問題,讓整體的表達與新媒體平臺相契合,更能與受眾共情;三是利用一些更為豐富的語言表達技能,比如動態圖片、短視頻等,讓受眾獲得更豐富的視聽體驗。這就要求我們努力提高自身的技能水平,以實現語言表達的“動態升級”。

  這些調整的效果,反映到“遇見張家港”的閱讀量上,確實是立竿見影,比如2020年3月23日,我們做了一篇推文叫《一方小院,三餐四季,這對神仙夫妻把日子過成了詩!》,內容其實是很傳統的,但因為在語言表達上做了一些調整,最終收獲了1.9萬的閱讀量。這個數字對于一個縣級融媒體的新號來說,還是挺可觀的。

  筆者認為,如果說轉變語言風格是媒體轉型的必經之路,那么,保留住文藝副刊的氣質和精神,則是媒體轉型的“長久之計”。

  品位與格調應當是副刊公眾號的根本所在,同時也是副刊人區別于其他自媒體公眾號文章作者的核心所在。尤其在當下的媒體環境中,“標題黨”泛濫,使用違規、低俗網絡詞匯者大有人在,文章通篇語病者亦不在少數。愈是如此,媒體人愈應當肩負起自身的責任與擔當,注重語言規范,保留語言之美,真正留下一些有價值、有品位的新聞內容與產品。(作者單位:張家港市融媒體中心)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