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新型傳播平臺正逢其時
——
熱點聚焦
  • 掃一掃分享:

  資料圖片

  在信息呈爆炸式增長的新形勢下,現象級融媒體產品不斷涌現,不僅有人民日報社、新華社等中央媒體的“大端”“大號”,還涌現出一批各具特色、有影響力的地方媒體平臺。

  如何更好加快媒體融合向深度發展是當下各媒體正在進行的重要課題,尤其對于市場化程度高的媒體,其探索更早也更深入。對此,《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邀請南方都市報社、封面傳媒、華龍網、齊魯晚報·齊魯壹點及《中國新聞周刊》5家傳媒單位負責人,為媒體融合發展新路徑、新業態、新方向建言獻策。

發展路徑: 移動優先數據優先用戶優先

  近幾年來,我國媒體融合發展取得重要進展,媒體融合涌現出現象級平臺或產品。那么市場化媒體所進行的媒體深度融合的路徑有哪些?

  南方都市報社(以下簡稱南都)以“移動優先、數據優先、用戶優先”為路徑,以數據生產為核心、以智能技術為驅動、以行業標準制定為抓手,初步探索出一條符合中央精神、行業趨勢、自身實際的獨具特色的智媒轉型之路。

  從“辦中國最好的報紙”到“做中國一流智庫媒體”,南都轉型特點鮮明,成色十足。“一是移動優先,二是數據優先,三是用戶優先。”南方都市報社總編輯戎明昌告訴記者,在萬物互聯的智慧傳播時代,傳播受眾不再是模糊泛在的,而是形成了逐漸清晰的用戶畫像。用戶在哪里?如何與用戶建立有效連接?如何更好地服務用戶?已經成為媒體融合轉型過程中必須回答的問題。

  對此,南都通過用戶識別、圈層運營、平臺連接等方式,圍繞垂直領域建立平臺,同時擔任超級聯系人的角色,匯聚平臺資源,構建平臺生態,形成行業發展和平臺參與者成長的共同體,相互賦能,共生共贏。

  而《中國新聞周刊》早在2009年就開始入駐微博,2010年自研APP,2012年入駐微信,是國內最早試水新媒體業務的時政期刊。2013年后,《中國新聞周刊》主動放棄自有APP,轉而定位于“中國領先的社交媒體內容供應商”,專注于高品質內容生產,主要依靠微博、微信及聚合類新聞客戶端等平臺分發內容產品,不斷延伸有效影響力。

  封面新聞打造的“科技+傳媒+文化”生態體也取得了一定成果。在技術賦能內容生產、技術賦能傳播、技術賦能安全審核等采編審發、內容風控上進行了一系列有成效的探索。

  封面傳媒董事長、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總編輯方埜表示,封面傳媒堅持生產優質內容,同時堅持先進技術引領。為此,封面傳媒自主研發了封面云、封巢智媒體系統、小封機器人等智媒產品,打造了涵蓋九大類28個“智能+”產品的智媒云,主流媒體算法不斷進步,持續不斷用人工智能技術重構新聞信息生產與傳播全流程。此外,封面傳媒堅持市場化導向。通過技術輸出、產業拓展、智庫運營等多種方式,不斷增強自我造血能力。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常務副總經理、齊魯壹點傳媒董事長魏傳強認為,媒體融合發展的核心競爭力是打造特色媒體融合發展模式。對于齊魯晚報·齊魯壹點來說,就是加強新型現代智慧傳媒建設,打造齊魯特色融合轉型模式。

  “媒體融合進入下半場,我們著眼媒體融合全局謀劃,明晰黨網新型主流媒體發展戰略。”重慶華龍網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總編輯周秋含告訴記者,華龍網明確了以新聞發展為龍頭、以技術驅動為核心、以大數據應用為基礎、以“互聯網+”產業為動力的發展戰略,通過“內容+技術+運營”的戰略實施路徑和一芯兩云+N平臺的產品路徑,搶抓大數據智能化創新發展機遇,深度融合、數據賦能,打造現代傳播體系與大數據人工智能綜合布局的新型媒體集團。

      核心競爭力:創意賦能 技術加持

  新媒體融合、轉型發展的道路上,核心競爭力是什么?

  “南都現在乃至將來要做的,依然是要想盡各種辦法,不斷夯實‘優質原創+創意傳播+智媒服務’三大核心能力,不斷打造更多標桿、拳頭產品。”戎明昌告訴記者,作為媒體,好的內容永遠是根本,這一點,南都自始至終都沒有動搖過,優質原創正是南都保持影響力始終高位運行的關鍵。

  新媒體時代,什么樣的內容才是用戶喜聞樂見的?好內容如何做得有意思?為此,南都大膽創新,用創意賦能,用技術加持,“換一種方式”做內容。例如,南都微信的創意條漫系列已經成為深受年輕人喜愛的特色表達,南都指數推出的數據可視化動圖系列不斷拓展信息交互語境,南都視頻內容生產正在成為南都的新賽道,航拍視頻、VR和AR視頻、動漫視頻等正在成為南都全息內容生產的利器。這些新的話語表達方式,成為南都與時俱進,有效保持傳播力、影響力的關鍵。

  轉型最核心的仍是內容生產能力,傳統媒體基因不在技術在內容,只有內容有影響力,媒體才有競爭力。對《中國新聞周刊》而言,下一步需要繼續探索深度內容的視頻化和人格化,建立短視頻時代的自有IP。

  對封面傳媒而言,維持其持續發展,依靠的是隊伍。“這支隊伍是技術里最懂媒體的,也是媒體里最懂技術的。正因為這支無法復制的封面鐵軍,封面才能創造出更多的比較優勢,才能在未來創造更多的想象力。”方埜告訴記者。

  媒體競爭關鍵是人才競爭,媒體優勢核心是人才優勢。周秋含認為,尤其新媒體的新聞人才與傳統媒體的新聞人才相比要求有所不同,不只需要有文字功底、新聞素養,還要會包裝、營銷、推廣、挖掘內容,在內容生產、數據追蹤、用戶體驗、傳播分析和產品構建等方面具備相應的技能,也就是傳說中“不會唱RAP的主持不是好編輯”的復合型融媒體人才。

      機遇與挑戰:內容升級 邊界拓展

  媒體融合發展市場大環境與過去有哪些不同?對發展新媒體業務而言是機遇還是挑戰?

  面對記者的困惑,戎明昌表示,近年來,時代主題、輿論生態、科技發展等都在發生著深刻變化,這些變化交織在一起,使得傳統機構媒體發展面臨著史上未有之顛覆性變局。其中,傳播新技術正在深刻地改變并將繼續迅速地改變媒體的生存邏輯,尤其是人工智能技術(AI),已經深入滲透在新聞生產和傳播的整個流程中,AI就在身邊。隨著5G傳輸、全息投影、物聯網、可穿戴設備等前沿技術的應用,萬物互聯、智慧生活、場景傳播已經觸手可及,帶來了新聞產品的內容革命、傳播革命。因此,發展新媒體業務正當其時,這是傳統媒體新的機遇,也是新的挑戰,在同一條起跑線上,唯有跑,不停地跑,才能沖向媒體融合轉型勝利的終點。

  《中國新聞周刊》總編輯王晨波認為,市場已經普遍接受了新媒體傳播服務,紙媒廣告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發展新媒體業務是剛需,是機遇,更是挑戰。

  從市場大環境和行業分析來看,媒體融合發展挑戰重重。方埜認為,一是全球廣告支出下降,疫情影響長期化;二是社交媒體持續搶占廣告份額;三是直播帶貨常態化,效果類廣告備受青睞;四是曝光類廣告中,戶外媒體、電視媒體和智能大屏更被看重。

  環境帶來挑戰的同時,也孕育了大量新的機遇。方埜表示,從時代背景來看,一是后疫情時代,“科技+傳媒”的云端傳播體系、云端展會、云端發布等迎來產業風口,智慧城市、智慧街區、智慧商圈和數字景區、數字博物館等線上線下融合的信息消費蓬勃發展,AR、VR、MR、XR等信息技術規?;瘧?,云端消費、智能消費、體驗消費等新模式方興未艾。二是數字時代,數字創意產業首次被納入國家戰略性產業發展規劃,四川提出要聚焦激活新要素、推進新治理、營造新生態,加速促進經濟社會各領域數字化轉型,高水平建設國家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加快建設網絡強省、數字四川、智慧社會。

  這些市場環境,為封面發揮“科技+傳媒+文化”的比較優勢提供了巨大的舞臺。在這樣的背景下,封面正處于實現新的更大發展的窗口期、關鍵期,機遇更具有戰略性、可塑性。

  在新技術手段、新傳播方式的沖擊下,近年來,傳統媒體逐漸喪失了與用戶的強鏈接,也丟掉了賴以生存的壟斷渠道。魏傳強坦言,移動互聯時代是一個移動優先、技術驅動的智媒時代,營銷方式、營銷手段都發生了深刻變革。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之下,線下會展、論壇、活動也備受沖擊,新的商業模式、新的行業風口不斷涌現。對紙媒來說,是機遇與挑戰并存,但機遇要大于挑戰。新的市場環境倒逼紙媒加快轉型,加快融合發展。去年起,不少傳統媒體都加快推進智慧媒體建設,并在直播帶貨、線上培訓、線上展會等新領域試水。

  “現在的市場環境和過去相比,生態越來越復雜、業態越來越嘈雜、心態越來越焦慮、狀態越來越犯愁。”周秋含坦言,盡管如此,時代也正在給新媒體的蝶變賦予更多機遇。“網絡內容創新升級、媒體邊界極大拓展、大時代下傳播轉型等這些機遇,為媒體發展提供了廣闊的空間。”

  “無視頻,不傳播”,憑借生動、形象的呈現形式,短視頻作為信息傳播載體的價值越來越被認可,也改變著我們的新聞敘事方式和傳播方式。周秋含認為,內容表現形式不斷融合創新,互動式交流、沉浸式體驗、場景化展示等多種形態,大幅提升著用戶體驗及獲得感。新聞不只是有目的地閱讀、觀看,更是生活的體驗、經歷,媒體也不僅僅是一家新聞單位,新聞+政務+服務正在全面融合。此外,互聯網成為主陣地,移動端成為新高地。傳播力不看流量看互動,影響力不看到達看點贊。這是我們打造新型傳播平臺的最好時機。(記者 杜一娜 見習記者 李美霖)

相關閱讀